当前位置: 生活频道
这群人试图用戏剧疗愈癌症 用食道发声也要吟诗
2017-11-22 15:39:35 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
分享至:

  《哎哟,不怕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中新网北京11月22日电(袁秀月)刘慧春是2015年4月被查出患有乳腺癌的。对于她的生活来说,这并不是投石入湖的轻微涟漪,而更像是一场彻底的“地震”。患病后不久,她来到了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(以下简称俱乐部),后来又参加了她的病友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导演戴蓉主持的“戏剧疗愈工作坊”。

  话剧《哎哟,不怕》正是这家工作坊延伸的成果,该剧讲述了一位癌症患者在最后的时光,用戏剧的方法疗愈自己并疗愈他人的故事。其中,演员半数以上为癌症患者,刘慧春就在其中。

  然而,距离演出不到三个月时,刘慧春的癌症再次复发,所有人都劝她不要参加演出了,她坚持不同意。就这样,在上海的19场演出中,刘慧春都没有缺席。11月17日“国际肺癌日”当天,话剧《哎哟,不怕》又来到了北京,刘慧春和她的8位病友又在舞台上“演了自己”。

  《哎哟,不怕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在戏剧里重生——开心就是免疫力

  较之刘慧春的两年病史,话剧《哎哟,不怕》的其他几位演员都可以称为“老病人”了。

  资历最老的是荣慧,从2006年查出乳腺癌到现在,已经抗癌11年。她今年55岁,不过单从外貌并不大能看出,说她三十多岁大概也会有人相信。同时,她也是俱乐部的志愿者以及文体联合会的秘书长。“以前我给学员们上课,他们总会说老师你这么年轻就得病了,好可怜啊。”荣慧笑着说,她每次都不厌其烦地更正,“老师已经五十多岁了,不可怜的。”这次来北京演出,荣慧是临时上阵,角色小,原来的演员没法过来,她就替了上去。

  在话剧中饰演“富婆”的薛静也是俱乐部的一名志愿者,她笑称“现实中可不是富婆,希望演完就是了。”还有两个月,薛静被查出宫颈癌就满8年了。她在俱乐部教病友们音乐,参加演出的演员们多数都上过她的课。

  同样患病8年的还有本剧的女主角——陆兰珍,她今年57岁,2009年因为乳腺疾病动手术,之后却发现自己患上了癌症。“只要有一个脚尖站立的地方,我就要舞蹈。即使生命只剩下一天,我也要尽情地跳。”女主角佩莲的这句话也跟陆兰珍的经历不谋而合。她从小就喜欢舞台,虽然没能成为专业演员,但却一直用业余时间表演,这次话剧是她第一次担任女主角。

  演员中还有两位喉癌患者,在手术中,他们的声带被切除,无法开口讲话。但他们却学会了用食道发声,用打嗝的声音来讲话。这样的训练很艰难,他们有时一天练习四五个小时,甚至打嗝打出血来。在话剧中,他们用食道发出的声音吟诵了一首古诗。

  “心态很重要,开心就是免疫力啊。”在剧中饰演高老师的陈丽敏说,她最喜欢剧里的这句台词,这也是病友们现在的想法。她和陈慧春一样,也喜欢表演,喜欢参加戏剧疗愈工作坊。她说,不管是做游戏还是表演,她都很开心,因为这让她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病人。

  《哎哟,不怕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癌症不等于死亡——戏剧疗愈

  演出前一天,癌症病友们从上海出发来到了北京。记者在宾馆门口见到他们时,他们正围成一团讨论北京的天气。“北京也没那么冷的呀,吓得我穿这么厚。”薛静说着,其他人也随声附和。

  从宾馆到剧场的路上,演员们手挽着手,一路说说笑笑。如果不说,恐怕不会有人把他们跟癌症联系在一起。

  不过,荣慧说,他们刚患病时可不是这样的。“刚来俱乐部的时候都是愁眉苦脸的,看见什么都不顺。”每一个来俱乐部的病友都要学三个星期的课程,包括气功课、音乐课、专家讲座、病友交流等。荣慧说,对于病友们来说,一方面要让他们锻炼身体增加免疫力,一方面也要他们从心理上放松,“要让他们知道,癌症并不等同于死亡。”

  癌症并不等于死亡,这句话也被戴蓉记在了心里。从刚得病时的慌乱颓败到主动去疗愈他人,戴蓉也经历了许多。“我第一次见戴蓉,她刚化疗完,短头发,带着一个头巾。”荣慧说,那时的戴蓉跟一个小刺猬似的,“我请她帮忙排一些节目,她翻了我一眼,说你们会有什么节目啊。”荣慧说,戴蓉现在的状态跟以前完全不一样。

  2012年,戴蓉被诊断为晚期肺癌,已多处骨转移。当年年底,在俱乐部会长袁正平的建议下,戴蓉开始“工作疗法”,再之后她又接触了戏剧疗愈。“话剧里,安宏做的就是戏剧疗愈,她承担着疗愈别人的工作,但在这个过程中,她也在疗愈自己。”戴蓉说。

  疗愈他人也疗愈自己,对于陈丽娜来说,亦是如此。每次话剧演到佩莲和女儿那场戏时,她都会忍不住流泪。“能看到自己的影子,我自己也有女儿,看的时候脑子就会浮现出女儿的样子。”陈丽娜说,在表演中,她会发现自己的另外一面,那是平时自己压抑着的一面。上海场演出时,她把女儿和父亲也请到了现场,“他们挺高兴,说只要我开心就好了。”

  在剧中,主角安宏在佩莲的鼓舞和丈夫的陪伴下,勇敢地打开了自己,最后她说:“我要去很远的地方学习了,期待早日成为一名戏剧疗愈师,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。余下的一切听凭未知的命运,我只管前行。”这句台词,或许也正是导演戴蓉和众位演员的心声。(完)

责任编辑: 杨倩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